落地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落地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黑周四厄运为何难逃到底谁在恶意做空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4:56 阅读: 来源:落地镜厂家

“黑周四”厄运为何难逃 到底谁在恶意做空?

受制于多条均线压制,空头占据上风,明日又是周五,临近周末,资金进一步流出的可能性加大,从K线的形态以及受周末的影响 ,明日收阴的概率或偏大。

今日两市小幅低开后震荡回升,沪指重回3800点。11:30过后,两市再度回落。午后,两市继续上扬,沪指再度站上3800点。13:53过后,两市震荡回落,3800点得而复失,临近收盘,IF0001当月期指大幅跳水,沪指紧跟跳水幅度达2%。截至收盘,沪指跌2.20%,报3705.77点,成交6160亿元;深成指跌3.33%,报12395.9点,成交5407亿元。  从今日分时图盘面来看,开盘到13:50分,盘面处于横向整理状态,盘中多空分歧争夺明显,从13:50分后:

当月期指快速打压,2市紧跟大幅跳水,从分时图上看,今日期指上做空明显,明日大盘惯性低开的概率偏大。  从今日的K线图上看:  受制于多条均线压制,空头占据上风,明日又是周五,临近周末,资金进一步流出的可能性加大,从K线的形态以及受周末的影响 ,明日收阴的概率或偏大。  从今日的板块来看:  今日虽然受到尾盘的快速打压,但是航天军工板块依然2日上涨,板块热点可以持续,或许为日后的板块轮动带来一丝信心,可重点关注!  股民心态  昨日股市逆转,沪指大涨后,今日虽然有“法定砸盘日”的因素在里面,但投资者还是没有想到尾盘快速杀跌的威力!  今天股民的心情是这样的:额?--呵呵涨了--唉!----哈哈------哎哎哎哎!!

钮文新:此次股市大跌背后一定有境外势力作祟  对于稳定股市来说,这是资本争夺战,是金融战,更是捍卫国民财富、捍卫中国经济、社会稳定的战争。  笔者曾提出:世界已经进入“后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同时也提出:“后金融资本主义时代”的金融将一改“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债务高速扩张、杠杆不断加大、运行速度越来越快的特征,而逐渐回归金融本源——为实体经济服务。所以 “后金融资本主义时代”必以“股权投融资”作为金融主体。因为,只有加大股权投融资力度,才能逐渐消除“金融资本主义时代”扩债务、加杠杆、高速度所导致的金融失衡。  实际上,美国已经在这样做。伴随着大规模量化宽松(QE)和 “扭曲操作”,美国金融市场长期流动性大幅增加,长端利率被压在历史低位,股市从6000点涨到18000点,随之,再工业化突飞猛进。  但我们必须意识到,美国的股权资本绝不只是美国本土资本,而是吸引全球股权资本共同作用的结果。所以,笔者的另一个判断是:除了压低本国利率、推动股市、为本国实体经济发育创造良好的金融条件之外,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正在通过各式各样的方式搅动世界,其核心目的不过是“把中国和亚洲的实业资本一起赶向美国”,而它们也必须依赖全球资本推动一场“新硬件革命”,才能尽快做实本国经济,摆脱过去40年所形成的经济空心化的被动。  社会稳定、金融服务周到而廉价、劳动力和资源价格便宜,这是实体经济最希望看到的良好环境。而现在,美国都做到了。美国在世界相对富裕的亚洲挑事,但稳定中东局势,并利用手中的定价权,通过本国石油、天然气和页岩气资源的大规模开发,压低能源价格和所有工业原料价格;利用大规模的QE贬值本国货币,压低出口成本和劳动力价格;通过“扭曲操作”释放长期流动性,推动股市、信贷等金融市场更加有利于实业资本的形成,为“再工业化”提供优良的金融环境。  如果我们看不懂这样的国际大局,恐怕也很难理解中国政府为什么会下这么大力气稳定股票市场。而笔者本人坚信此次股市大跌背后一定有境外势力作祟,原因就是 “国际股权资本争夺”正在白热化。所以,现在的美国经济实际已经来到了一个关键的“坎”,大有命悬一线之感,如果在它加息之前不能促使大规模“实业资本、股权资本”流向美国,那美国股市的崩盘就在所难免。  对于稳定股市来说,这是资本争夺战,是金融战,更是捍卫国民财富、捍卫中国经济、社会稳定的战争。因为,国际利益争夺从来都是残酷的,从来都是不择手段的。这不是谁“阴谋论”,而是世界经济历史上活生生、无数次演绎过的事实。  如何防止金融掠夺?我认为,必须两个方向同时努力。第一,资本账户的开放要有度,人民币可自由兑换要有度;第二,中国金融改革要拒绝“金融资本主义”的方向,不向市场提供效率极高的工具,包括金融期货、现货的杠杆率控制,有效抑制金融运行速度,让金融真正变成适应实体经济成长的“慢金融”。

皮海洲:牛市时间会很长 为救市资金退出赢时间  7月20日,《财经》杂志一则有关“监管机构正研究救市资金退出方案”的报道在市场上掀起轩然大波,并导致当天股市出现盘中跳水走势。而7月22日晚,伊利股份发布的《关于前十名无限售条件股东情况的公告》又再次将救市资金的退出问题推向了前台。  虽然前者当天午间即被证监会予以澄清,后者在当晚也得到证金公司的解释,表示证金公司未卖出任何上市公司股票。但三天时间内救市资金退出问题两度来袭,这也表明了救市资金退出问题对于市场的敏感性,实际上,这个问题也确实是A股市场无法回避的问题。  当然,就目前的市场来说,安排救市资金退出显然为时尚早。毕竟目前的市场走势未稳,尤其是经过前期1800点的灾难性暴跌之后,投资者的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虽然在救市资金的介入下,股市有了一定的反弹,但目前投资者的信心仍然还很脆弱。如果当下就安排救市资金退出,这对投资者脆弱的信心又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不排除股市再次暴跌、救市宣告失败的可能性。因此,当下显然不是救市资金能够退出的时候。  但救市资金的退出是一种必然。虽然当下救市资金不宜退出,但这并不意味着以后救市资金就不退出了。从世界其他各国与地区间的情况来看,救市资金最终都是要退出的。因此,就救市资金的退出来说,关键是一个退出时机的选择问题,也即救市资金应在怎样的条件下才能退出股市?本人的看法是,救市资金宜在慢牛背景下退出。  为什么要选择慢牛的背景?因为慢牛有两大属性。一是“牛”。既然是牛市,行情就是向上发展的,而且投资者对股市也是充满信心的。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利空也会被市场缩小,甚至不排除把利空当利好来炒作,因此,在这种背景下安排救市资金退出,对股市的冲击相对较小。  二是“慢”。这也意味着牛市上涨的时间会很长。这就为救市资金的退出赢得了时间。救市资金就可以在“慢牛”中有条不紊地套现。而无须在短期内大量集中地套现。如果是后者难免会给行情带来极大的杀伤。  而之所以不是选择“快牛”、“疯牛”,是因为在“快牛”与“疯牛”中安排救市资金大量套现,这会引发股市的暴涨暴跌,给市场带来巨大的杀伤力。这显然有违救市资金的本意。因此,选择在慢牛中套现离场,这应是救市资金撤退的最好选择。  从国际市场来看,在慢牛中撤退应是很多国家与地区救市资金的共同选择。比如,2008年发生在美国的金融危机,面对崩溃的美国股市,救市资金果断入场。其救市资金从进入股市到撤出市场的时间跨度长达5年,即从2008年到2012年。而美国股市在2009年3月见底,随后一直到当下,美国股市一直运行在慢牛的节奏中。这种慢牛为美国救市资金的撤退创造了有利条件。  又如1998年香港发生的金融保卫战,救市资金退出的时间跨度长达5年,即从1998年到2002年。而在此期间,港股也从1998年8月到2000年3月走出了一轮涨幅超过180%的大牛市行情。不仅让香港政府赢得了金融保卫战的胜利,而且也为救市资金的退出创造了条件。  所以,对于当下进入A股市场的救市资金来说,要从股市里撤离,并尽可能减少对市场的冲击,在牛市中撤退,尤其是在慢牛中撤退,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如何来营造这样一轮慢牛行情,这就需要看监管部门的调控艺术了。

英国alevel留学

alevel数学教学

alevel网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