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落地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穿越文爱在西元前5[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14:54 阅读: 来源:落地镜厂家

第五章 巫女教

淝水之战为什么会赢?据说是因为谢玄带领的北府兵英勇作战以及反间计奏效。出计策的人是夜心。可是,巫女教的人发现了她的秘密。夜心受伤……

一艘典雅的大船停泊在秦淮河岸边。船头等候的紫衣人居然是丰神俊雅的光牧公子。

穿着男装的夜心和光牧公子的视线交错,彼此露出欣赏的笑意。

夜心自然是因为对方是气质出众的超级帅哥。

而光牧公子则是因为夜心抄袭的诗歌。

“一个我不算喜欢的人央求我请出谢公见上一面,本来我不想答应,可是他说出了你的名字。”光牧公子那白皙的脸上是清逸的柔光,让夜心怀疑他的背后长着一对翅膀。

“啊,多谢公子赏识,夜心这次的确有要紧的事情见谢公,却不想让人知道。”夜心步入大船,心中惆怅无限。不久之前,自己和谢挺之来到这里,当时的自己是多么开心。

船内依然花木繁茂。七颗硕大的明珠镶嵌在船顶,宛如天空中的七颗星宿。

一个人影侧对着自己坐在大船深处。光是侧影就让人油然生出仰视的感觉。他穿着最平常的衣服,头发一丝不苟,却让人觉得潇洒不羁。

这个时候,琴声动。

琴音渐起,带着山野之间的率性与宽厚,仿佛诉说着,银色夜空下的繁华河景竟然比不?a href='/huati/xiyue/' target='_blank'>喜悦4蟮厣系囊徽筇我簟?br />

琴音变得沉重,可以听闻铁马金戈。显然,谢安也在为一触即发的大战感到巨大的压力。

夜心忍不住开口道:“谢公,我们会赢苻坚。”

琴声嘎然而止。

纤长有力的手仍按在琴弦上,深奥如宇宙星云的双眼往夜心一扫。

夜心终于看清这史上著名的谢安的面目。谢安是近数百年来罕有高瞻远瞩的明相,不但预见苻秦军的南来,更清楚战胜或战败后形势的变化。这样的男人居然有着平和如海的神情。

“小友有何妙计?” 谢安唇边逸出一丝今人莫测高深的笑意。

“大战之前,联络上朱序,策动他作内应,重投我方。”夜心答道,“我们先让苻坚一着,可教胡彬东渡泗水,退守八公山中的硖石城,让苻坚不能越过泗水半步。”谢挺之,为了让你好好活着,我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夜心小姐有治世之能。”谢安动容地看着夜心。这个小丫头已经掌握了战局的关键。

“我不过是个说书人而已,历史的记录早已经证明,即使赢了苻坚,也不能改变王朝的更迭。”夜心的话真正的大逆不道。

“有意思。”谢安微微一笑,“好久没有听到这么有意思的话了。”自己守护了一生的大晋也许只是历史长河中的飞鸿掠影。大晋根基已经动摇,即使没有苻坚,也会在几十年间崩塌掉。

“不过,像谢公这样的人不会被历史遗忘的。”夜心拍马屁的功夫真是太低劣了。听起来就好像在诅咒谢安快快死去一般。

“夜心小姐,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谢安的眼中有隐约的笑意。

“我想问问谢公,可知道穿越时空的秘术。”夜心的话让谢安的眼中露出难以形容的神色,甚至让夜心有一瞬间认为自己会被杀掉。她没有注意到,光牧公子低垂的眼帘下,那瞳孔居然变成了七彩。

大船内流动着极其诡异的气氛。连夜明珠的光辉都黯淡了一些。

“我听说有一个神秘的巫女教的巫女,能够凭借天生的能力和秘宝做出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谢安仿佛在讲述一个传说,“连我也是近十年才知道这个神秘的教派已经控制了整个国家大半的商业,并且渗透到高门大阀中。你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

夜心只觉得自己手腕上的“夜心之链”奇异地温暖着。

她想到了自己在谢府遇到的种种事件,发现的确有一股暗流在操纵着许多人的命运。那么,司马元显知道巫女教的存在么?那个在来晋朝的旅行中,自心灵深处升起的恐怖笑声是不是巫女的笑声呢?可是,爸爸说自己的妈妈就是巫女,还为了爸爸背叛了自己的族人。

“我有许多的疑问呢。”夜心恍惚地微笑,“也许能够在巫女教得到解答。”

“夜心小姐,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尽管开口。我的二儿子和儿媳一直令我很失望,还好挺儿很争气。我本来不想插手到孙子的婚姻大事中去,但是,我知道如果谢家错过你,将是无法弥补的损失。”谢安含笑看着眼前的女孩,也许人与人之间真有眼缘的说法。让自己仿佛看到了少年时候的自己。

“我想问您知道‘夜心之链’吗?”夜心露出左手手腕。那夜心之链居然发出可以和夜明珠辉映的光芒。似乎在呼唤着什么。

“啊!夜心之链!!”谢安震惊地看着夜心,“难道你是……不可能……”

神秘的念咒的声音在大船里回荡,风在狂飙!为什么大船里居然会有这样的狂风?

夜心回过头看到的是紫眸闪动的光牧公子!他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冰冷无情,仿佛魔神附体一般。

“本来以为还可以伪装一阵子的,但是,偏偏圣物唤醒了我血液中的力量,呵呵,把‘夜心之链’交给我……”光牧公子清冷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整个大船却在这声音中晃动。

“原来,连我的身边也潜伏着巫女教的妖人。”谢安站得如同标枪一般的直。他挡在了夜心身前,“夜心小姐,你快走。”

“大人物不是一向有影子护卫的么?谢公你怎么不召唤几个出来?”夜心头皮发麻地问。

“我的影子护卫不就是你眼前的人么?”谢安苦笑。自己最信任的人在看到夜心之链时,因为项链的魔力露出了本来面目。这个局真是布置得高明。

“我说谢大叔,您有本事打败他吗?”夜心好奇地问。

“我从小就比较喜欢书,对于刀剑什么的,我向来是敬而远之。”谢安十分坦白。

夜心重新站在谢安身前,面对妖异的光牧,“看来,在打架这方面,我似乎比你更适合。”为什么英雄救美这样的好事永远发生不到自己的身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光牧出手了。他的影子快如鬼魅一般卷往夜心,目标显然是夜心之链。

一把闪烁着蓝色电花的匕首从夜心的袖中滑出。她按动匕首上的按钮,将电能开到最大。

光牧那玉一般的手指似乎一点也不畏惧刀剑,和匕首相接。

惊人的电花四溅开来。光牧似乎没有料到这匕首带有雷电的特性,被狂暴的电能带动着后跌。

夜心也有些握不稳匕首,光牧的力量真是惊人。她深呼吸,感觉夜心之链涌起温柔的波动,动作也因此更加矫捷。

“我教的圣物为何在你手中?”光牧站了起来,俊美如天人的脸上是深深的疑惑,“没有巫女血液的人是无法运用夜心之链的。”

谢安看着夜心的背影,眼前的小女孩居然拥有巫女教的圣物,却不是教中之人。哪里出错了呢?

“这可是我妈妈给我爸爸的定情物。这个‘我教的圣物’是什么东西我完全不知道。”夜心无辜地看着光牧,“哎,我就知道这个世界没有长的像天使的人。你之前的扮相多好。”

“我很欣赏你,只不过,我教的圣物绝对不容许落到外人的手中。”光牧恢复了闲雅的风度,他的眼中闪烁着七彩光线,手上多了一团紫红色的火焰。

跳动的火焰那逼人的热力让夜心和谢安倒退了半步。

“彩色眼睛的帅哥,你该不会在这大船上击杀谢公和我吧?这可是会让天下大乱的。”夜心努力露出亲切的微笑,企图说服杀人狂。

“我要的是活的你,而谢安当然会在秘术下忘记这发生过的一切。”光牧的视线如同刀锋一般冰凉。这让夜心联想到了橱窗里那些漂亮的人形玩偶。一样是华丽的衣着,一样是彩色的眼睛,一样的无情。

夜心之链在心灵深处发出警示。夜心发现自己的脸被锋利的风割出小小的一道伤口。

痛楚的感觉刺激着夜心的神经,血液从伤口中渗出,缓缓划过脸颊,滴落在夜心之链的上空。夜心之链突然爆出烟花一般的光,将血液包围住!

光牧手中的火焰如同火龙一般窜向夜心,炽热的气体将大船都点燃。

可是,那烟花一般的光结合血液之后,居然形成了一个异常稳固的空间,连火焰也不能进入的空间。

光牧的眼中第一次出现惊骇的神色,“你……你是巫女……”

夜心的身影变得模糊,渐渐透明,甚至波涛一样扭曲荡漾。

我要回到现代了么?夜心的心里模糊的想着。

火焰狂暴了起来,居然撕裂了那一滴血制造的防御空间。

火龙重重地咬在夜心的肩头,夜心露出痛苦的表情。

夜心之链的光线更加的强烈。夜心居然消失在这光线之中。

光牧的视线落在了震惊的谢安脸上,“你在害怕?”

谢安不愧是豪杰人物,他掩去脸上的表情,变得异常平静,“我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在我年轻的时候去过很多别人一辈子梦都梦不到的地方。”他的眼中露出梦幻般回忆的表情。

“我怎么能让巫女教的人把我当作掌上玩物?”谢安露出奇怪的笑意,“光牧,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大船开始燃烧,火热的空气让这里仿佛地狱一般。

谢安解开了上衣,露出心脏的部位。

那心脏部位居然镶嵌着一颗琥珀颜色的宝石!活生生的人的心脏处,怎么可能镶嵌着宝石呢?

“黄泉之心?”光牧的语气有着绝对的恐惧。

黄泉之心是被诅咒的秘宝,它能够在人的心脏处生出细细的根须,并且缓慢地吸取人的精力,维持一种独特的生命状态。

“有一个人对我说过,如果拔出这颗黄泉之心,并向它允诺以生命的话,它能摧毁掉一个城市。”谢安那深刻的五官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而他的手坚定地拔出了心脏处的黄泉之心。

整个大船突然被绝对的黑暗所笼罩。没有一丝光,完全的黑暗。

当光线渐渐回归到大船上时,火焰已经熄灭,大船被薄薄的一层冰所包裹。

光牧被一块巨大的冰块所包裹。像是琥珀中沉睡万年的昆虫。

黄泉之心巨大的能量连这诡异的巫女教人也无法抵抗。

而谢安站在原地,脸上的血色完全被抽干一般。他的心脏处是一个深深的血洞。

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吞下一枚药丸,然后直挺挺地倒在了地板上昏迷了过去。

天空仿佛会一直蔚蓝下去。

是水的声音让夜心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这蔚蓝的天空。白云梦游一般在风中缓缓移动。

夜心能够感觉到身下的小草是那么的柔软,而清风把草和水的香气带到了发际间。

这样平静的快乐,自己有多久不曾有过了呢?

只可惜,自己还是在晋朝。因为现代没有这么纯净的天空。

这里是一个人间仙境,宁静的小湖就安静地睡在眼前。

肩膀上似乎有火焰在燃烧,甚至有蔓延的趋势。

爬到湖边,夜心将头浸泡入清凉的湖水中。啊,真是愉快得要命。

突然觉得有人的气息存在,夜心把头从湖水里拔出来。

一个穿着白袍披散着头发的美丽女子正把脚浸泡在湖水之中。

“我可没有用别人的洗脚水洗脸的爱好,即使是美女的洗脚水。”夜心发现这个女人真是美丽得妖异,非常像it舞台上的国际名模。清冷,却颠倒众生。

那美丽女子冷冷地看了夜心一眼,径自离去。

一分钟后,十个黑衣人拿着明晃晃的刀剑冲了过来。

毫无反抗精神的夜心立刻高举双手,“我真的不想打架了,我是和平主义者。我不过是迷路了而已。”

夜心如同抹布一般被扔在了那白衣女子的脚边。

白衣女子正带着淡淡的厌倦,品尝着波斯来的美酒。

“主人,人已经带到。”为首的黑衣人恭敬地说道。

白衣女子那美丽的凤眼微微看向夜心,“割掉她的舌头。”

夜心大吃一惊,“为什么?”她的视线下移,落在了白衣女子的脖子上。有喉结?!

“你……是男的?”夜心嘴角抽动,大笑了出来,“你太漂亮了,所以我才会认错。”

白衣男子的眼睛变得更亮,他也笑了起来,“杀了她。”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误认作女人!

[待续] 喜欢这篇文章的话+QQ群137518978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