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落地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捕头智破盐银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36:13 阅读: 来源:落地镜厂家

青堤紧傍涪江,是川中最大的水陆码头。一向行商云集,船楫如云。洪城有川中盐仓美誉,所产精盐,大多在青堤盐监局发售。盐银则按季押送洪城归库。今日是盐银入库的日子,直到未申之交,按理早该押送到的盐银,青堤盐监局押送的三万两盐银,和护送的五个盐丁、一个盐监吏,却影儿也没见。盐大吏何立大感不安,青堤距离洪城,也就两个时辰脚程,更何况盐监胥行三守时得很,从来都是午时差一刻,准定到达。如此一想,更不敢耽搁,立刻派人快马查看究竟。心急火燎等回消息,却是连人带银不翼而飞了。吓得他魂飞魄散,忙不迭禀报了知府温知节。温知节也惊得一身冷汗,一边着人传召捕头高兴宇,一边调派人手,连夜沿青堤至洪城官道查勘。

高兴宇赶回洪城,见过温知节后,马不停蹄,立刻出城,沿青堤官道查找线索。跟他一道的盐大吏何立,如丧考妣般哭丧着脸,嘀咕道:“三万两盐银,六条人命啊,到底何方神圣,有如此手段?”也难怪他如此说,洪城地方一向靖平,根本没有成股的山匪豪贼。况且胥行三行伍出生,寻常七八个人,根本近不得他身,再加上五个盐丁,要想劫银,绝非易事,更别说连人带银,一窝儿全端了!

出城没多久,便遇到头拨查勘的人回来了,说在离青堤五里的太平桥头,开茶铺的张老汉,在巳时一刻看到胥行三一行经过,还给他们一人盛了碗茶。然而在太平桥后,过一线崖,到老渡口,就再也没有人看到过胥行三一行了。

一听说一线崖,高兴宇心里“咯噔”一下。太平桥与老渡口之间,是一扇直插涪江的峭壁。连通两端的,便是开凿在崖腰的五尺窄道。人行道上,胆儿小的,真觉得命悬一线哩!往上看,怪石峥嵘,舞爪张牙,几欲飞坠。往下看,江流飞泄,浊浪排空,如怒如疯。是以这段路,人便称为“一线崖”了。如果胥行三一行遇劫,会不会在此路段?那行劫之人,预先设伏,然后来个措手不及?既而将这路段仔细回想了遍,跟着苦笑着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推测。一线崖长约二里,左为悬崖,右是峭壁,攀附尚且不易,更别说藏身设伏了。

这么想着,看看已到了老渡口。老渡口是官渡,守着渡口的老李老张,也是吃官粮的。见了高兴宇,一齐过来见礼。高兴宇立在渡口,往一线崖方向张望,但见道分两岔,一条奔这渡口而来,一条顺着崖脚,隐进崖下林里。口里问道:“昨天渡江的,有多少人?其中可有异常的?”那老李沉吟着道:“昨日洪城不逢集,所以过江的人,不过一百个左右的光景。我在这老渡口三十年了,这过江的人,来来回回,差不多都成熟面孔了。”高兴宇点点头,指着一线崖出来的岔道,又问:“那是往柳树沱去的吧?昨日上午,可有成群的人经过?”那老李想了想,恍然大悟般猛地一拍大腿。“哎呀,昨儿个约摸午时光景,是有一群人从一线崖过来,往柳树沱去了。好像是杂耍班子,男男女女都有,提着花枪彩刀呢。莫不是他们坏了胥盐监等性命?”高兴宇心里一震,忙问道:“他们大约多少人?可有大的辎重?”

那老李昨日也只是一晃眼间看到,跟着那帮人便隐进了道中林里。这会儿高兴宇追问,只急得只挠头皮,却也说不出个究竟了。

高兴宇不敢怠慢,立刻调拨人手,朝柳树沱方向,查找那帮人下落。

三个时辰后,高兴宇等人找到了那个杂耍班子。正是柳树沱逢集,那班人在集外空场子里,扯着个圈子,场边上有个留小胡子的中年人,手提铜锣,一边敲一边卖力吆喝,场中几个小童,收拾得花里胡哨,正玩着翻斤斗拿大顶的玩意。见公差驱散看客,从四面围来,那中年人立时着了慌:“官爷,这是为何?”公差也不搭话,呼喝着便把铁链往他身上套。高兴宇放眼一看,心里立时凉了半截,场中虽有近十个人,但除了这小胡子一个成年人,其他全是十二三岁的孩童,见如狼似虎的公差,全都吓得一动不敢动了,有两个年龄小的,已哇哇哭出了声。抬手制止住公差,朝向已骇得脸色腊黄的中年人问道:“你这班子,就你和这帮娃娃?”

中年人连连点头,“官爷,小的带着这帮娃娃,走镇串集营生,一向本分守法啊。”

接下来,中年人说,他是三天前到的青堤,在集上耍了两场,住了一晚,昨日来赶柳树沱的集。说着指着场口卖布的商贩:“昨日与我们结伴的,还有那位杨掌柜。”叫过商贩一问,那商贩原是青堤人,成日串集贩布,昨日确实与这杂耍班一道的。

高兴宇心知这一趟是白跑了,从兜里掏出一把钱,放进中年人手里,歉疚地说:“对不住,耽搁你营生了。对了,昨天一路过来,可有见过啥异常人?”中年人费力想了想,最后茫然摇了摇头。高兴宇好生失望,回头要走时,有个胆大的娃娃却说:“我看到个异样的人。”一问之下,却啼笑皆非,原来这孩子看到的是个破衣烂衫的疯子。那贩布的杨掌柜往那孩子头上一拍,笑骂道:“别看那疯子游魂野鬼样,人家哥哥可是官老爷呢,当心抓你吃官司。”话一出口,却想到一帮公差官老爷正站在周围,忙讪笑着,退回自己布摊。

天天爱修仙手游

黎明风暴安卓版

睡袍女汉子手游

相关阅读